最近看完了一本《企業生命週期》這本書裡面寫到,一旦一個創業者開啓了一個項目,就意味著他對他身邊的所有資源,做下了一個承諾,而要完成這個承諾,需要付出巨大代價,以至於他的私人生活都要開始承受壓力。

創業要面對很多難題,這些難題往往是創業者準備不足的,如捉摸不透的客戶、得寸進尺的供應商、咄咄逼人的投資人、磨洋工的員工等等,沒有先例、制度、政策,也沒有經驗可供借鑒,每個決策都是一個先例,而從零開始做出決策需要充沛的精力。

剛剛創立自己公司的創始人,他們的感覺和一個新媽媽是一樣的。孕育一家公司的耗時,甚至比懷胎十月的時間更長,公司一旦成立,他們的身心完全被這個新生的「孩子」所佔據。

勞累一天回到家,他們依然沈浸在公司的服務和質量等問題中,或者滿腦子都是公司的壓力而引發的焦慮。當他們的配偶希望他們關心一下自己,這個身心俱疲的創始人甚至連話都不想說。他們的配偶則會大發雷霆,自從你有了自己的公司後,你心裡就再也沒有這個家了,我們在你眼裡什麼都不是,你心裡只有你的公司。

如果他的配偶繼續追問下去,誰會贏?是公司還是配偶?是的,你說得對,公司會贏。是時候離婚了。創業者的配偶錯誤地把公司看作與自己展開競爭的第三者。


從小,由於我是一個被媽媽拋棄的孩子,所以我很難放棄自己的孩子。 讀一本企業管理的書,我讀到雙眼泛紅。 在這兩三年間,我要面對在兒子與老公之間選邊。 還要在家庭與公司之間選邊。 然後還要面對客戶和員工攜手背叛。 就在這些打擊中,還是要開心的去處理和 「過日子」。  

感謝在上海隔離的日子,我有機會檢視傷口,細心的和自己對話。 也感恩老天賜給我的難題都是我還能承受和付出的。 

當然我想我能有那麼好的療傷能力要歸功於把我養大的父母。 我努力的回想,想不到一句父母否定的話語。 當我想出國讀書,那對於沒讀過書的父母來說,無異於摘天上的星星,可是他們依然做我最大的支撐。 


請善待自己,也善待身邊的人。 

生命中的相遇一定是有功課要學習。 

我謝謝傷害我的客戶,也謝謝傷害我的同仁; 因為你們,我又更強大了;同時更謝謝願意和我站在一起的家人和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