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目的

今天和女兒聊學校教育,談到了聯絡簿。 
幾年前的傷口一下給撕開,為了一本聯絡簿,夫妻長年的不同價值觀一下子被炸開;為了幾句紅筆字,撕裂了父子多年的親情;然後我在沒睡飽的狀態下,忍不住和妹妹說起學校一部分的真相,說完又覺得自己太過分,她不該如此理解大人的現實。
學校像是一個製造罐頭的工廠,他希望每個人都長得一樣,他希望你能乖乖聽話,於是利用聯絡簿試著控制每一個環節的思想、試著讓每個人都長得一樣。

在臺灣創業的這幾年尤其感受到那種只想貪小便宜且不用負責的小確幸俯拾皆是;可是誰能意識到你長大的每一天,有多少人給你提供支撐?你吃的、用的都是爸媽做的嗎?
不是。那是全社會很多人努力才有的、是一個社會支撐的;整個社會的支撐就是一份情、一份願意付出的責任。 
這才是人;也是教育最終的目的。

人的一生沒有這些的話,不就成為一個純吃純拉的動物嗎?馬加爵這番話,是到了絕境體會到的領悟。

二戰後有位中學校長,僥倖從集中營裡逃了出來,他給所有老師寫了一封信,說我親眼見到了人類不應該見到的事情,毒氣室由專業的工程師建造、兒童由學識淵博的醫生毒死、幼兒被訓練有素的護士殺害、婦女和嬰兒被高中生與大學生槍殺焚燒,看到這些令我懷疑教育是為了什麼?
請幫助我們的學生成為具有人性的人,你們的努力絕不可以製造出學識淵博的怪物、多才多藝的心理變態狂,讀、寫、算只有在能使我們的孩子具有人性的時候才具有重要性。